四号院的门面房:作者:杨彦青

“四号院沿街门面商铺拆除”。这个消息几个月前开始在长沙黄土岭相关的微信群朋友圈推送。今年夏天,四号院长期封闭的外立面前开始了圈地建设,人们关注的传说终于变成了现实。

四院是国防科技大学的一个分校,位于长沙市中心区黄土岭地区,历史可以追溯到新中国成立前后。1949年8月,长沙和平解放后不久,延安“康达”总校迁出的部分单位与“也斯”南下工作组的部分单位合并,组成华中军政大学湖南分校。

老长沙人对这个院子是不陌生的,当年在黄土岭选址建校时,这里还是长沙南郊一片名符其实的荒山野岭,但数千长沙人与部队官兵团结一心并肩战斗,在一穷二白的年代,用双手铲平了

老长沙人对这个院子并不陌生。选择黄土岭建校时,它还是长沙南郊名副其实的荒山。然而,成千上万的长沙人联合军队的官兵并肩作战,在一个贫困的年代,他们用双手将其夷为平地。

方圆几百亩的丘陵沟壑,在短短两三年内建成了一座美丽校园。

【/h/】据四院家属区的老前辈介绍,芙蓉路门面房子的位置曾经是教职工宿舍,是按墙修建改造的。隔间里100多间小平房蜿蜒曲折,被人们形象地称为“火车皮”。在“ train skin ”中,每十户人家共用一个卫生间和卫生间,共用一个人行道水龙头。当时没有空调,电风扇也很少见。在长沙炎热的夏天,“火车皮”热得让人受不了,于是人们洗衣服,洗菜,聊新闻,孩子们追水,成了一道风景。

1993年,长沙芙蓉路扩建。由于道路拓宽的需要,“车皮”状况不佳,被扒掉。然后沿着南北主干道芙蓉路修建了一长排门面房子。立面南起七里庙路,北至侯家塘育新小学。不仅仅是沿街的一家店铺,更是营地的一堵墙,绵延一两公里。当时长沙程楠还没有崛起,这个一线门面曾经撑起了长沙侯家塘商圈的一片繁华景象,为周边居民和我们严肃活泼的军校生活增添了不少色彩。

四号院大门往南100米处有一个门面叫新潮超市。上世纪90年代末刚开学的时候,只是一个被人们忽略的小杂货店。后来因为创新的管理模式,变成了顾客可以自己挑选商品的超市,生意越做越红火,以至于门面一次次的扩大,直到门面后面空地上的大樟树都被建成了中间的超市。

在有“城市绿肺”美誉的四号院,几千棵世代精心培育的大樟树,绝对被视为珍宝。虽然超市的扩张可以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更多的便利,但我们不能容忍这种可能危害樟树生长的行为。很快就有人给报社记者打来电话,经过各方的调查协调,商家做出了坚决保护这些樟树的承诺。为此,商户们精心为建在超市里的树干穿上衣服,并在根部周围搭建了土储锥台,定期浇水养护。超市里养樟树,绝对是城市奇观。现在,这些大树终于可以回归自然了。

四号院大门右侧的第二个门面,以前是个小饭馆,但饭馆里有几张桌子,就转不开了。为了卫生,一对年轻夫妇做了所有的烹饪和上菜,因为价格实惠,味道好,生意也很好。店门前并排生长着三棵大樟树,生机盎然。老板干脆把餐厅命名为“大樟树”。2004年,我被选调到四院工作。加班很正常,经常错过食堂的饭菜。这时走廊里会有人喊:“走吧,门口有一棵大樟树!”这家勤劳的夫妻店长期以来被视为我们的救命之家。

说到吃,四号院门面的几家店,以前在侯家塘很有名。“野山脚餐厅”“九龙鱼头”,就餐环境,美食特色和口味比例“大樟树/。不过最好的是“帝豪酒店”就在大门旁边。我身边说在“帝豪”吃过饭的朋友同事肯定有面子。

从1949年到2019年,有70年的辉煌,也有70年的苦难。长沙黄土岭这个叫“第四医院”的地方虽然改了几次,但为国家和军队培养人才的使命没有变。“ Train skin ”,外观室只是校园的一角,但它的变化反映了时代的变迁和城市文明的进步。

如今,长沙程楠已经崛起,四院所在的黄土岭周边酒店、商场、写字楼林立,公交、地铁纵横交错。据说4号院外立面拆除后,将就地建绿墙,新增2万多平方米的人行步道和街心公园。在这里生活多年的人,内心的感受应该和“火车皮”消失的时候一样。希望交织在失望中,渴望包含在乡愁中。但是不管怎样,你可以相信明天的生活会更好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