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月,割麦插秧酒飘香本文投稿:陈俊东

在我心中,五月是我家乡最迷人的时光。这时,村民们应该正忙着收割和种植。村里没有闲着的农民,没有闲着的人,男女老少张开双臂投入战斗。村庄里充满了丰收的喜悦和播种的活力。虽然日子苦了累了,但痛苦是快乐的。

看,田里金黄的麦浪,在杜鹃“快黄快割”的催促下,被村民抢回家。然后,忙碌却醉人的移栽季节来了。

初夏雨后的清晨,蓝天清澈纯净。白云之下,远山幽幽,山峦厚重,梯田明亮,将小屋紧紧抱在怀里。

男女们光着脚挽起袖子和裤子,放下镰刀,戴上草帽,三五成群地笑着跑出了村子。连孩子都忙着跑,赶着给大人发信息!宁静的山村被唤醒,变得活泼开朗。

在村里波光粼粼的稻田里,到处都是清新的气息。在田字,绿色的幼苗就像绿色的地毯。一阵暖风吹来,小苗像碧波荡漾,像轻纱在少女手中飞舞。空气中充满了浓浓的香味,那是花开花落,新翻土的香味。

在田埂上,女主人早早地带来了“丰盛的早餐”,一手拿着热气腾腾的新小麦面馍,一手拿着鸡蛋利口酒。醉人的香味很快在田野里飘走了。

慢慢踏入冰凉松软的泥水中,男子蹲在板凳上,一只手抓着秧苗的根部,快速有力地拉着,一只手冲刷粘在上面的泥土,然后绑成小的放在一边。后面,女人正忙着给秧苗装担子。

刚耕过的地里,泥浪翻滚,水浆飞溅。牛的背、农民的身体和田地到处都是泥。农夫的大声吆喝和牛群的急促呼吸,刚才,骨瘦如柴的稻田里,只剩下一袋烟,被耙平如镜。

“开始栽苗!”话音刚落,一把把扎好的秧苗就从男人手里扔了出来“嗖”,让插秧的女人脸上沾满了泥水,初夏的田野里响起了阵阵欢笑与愤怒……。

面对男人的喊声,聪明的女人也不甘示弱。他们用左手抓一把幼苗,用右手把分开的幼苗扎进细泥里。场内不时传来阵阵“噗噗”的溅水声。不一会儿,一排排格格作响的秧苗整齐地从水里冒出来。

抬头望去,新栽的小苗,像一串绿色的音符,带着水韵和微风的节奏,在和煦的阳光下和水面上奏起了欢快的陕南秧歌。

记得我小的时候,家里人口多,劳动力少,所以插秧让我体会到了田间耕作的非凡艰辛。长期的锻炼不仅克服了我对稻田里蚂蟥吸血的恐惧,也让我成为了村里最优秀的插秧机手之一“日贩”。

插秧是一项艰苦的工作。弯了一会儿腰,腰酸背痛,但大家都怕被别人/虽然一个个都已经汗流浃背很久了,但为种子而战的成就感让我们感到无比欣慰。

一个半星期后,蓝天白云下的田野将充满水汪汪的绿色田野。每一个村庄都被这无边无际的新绿包裹连接,绿色的生命力无限蔓延孕育,在秋天长成沉甸甸的稻谷。勤劳的村民用爽朗的汗水谱写了劳动的篇章。插秧承载着全家人丰收的希望和梦想。

夕阳西下,完成了工作的男男女女走在乡间小路上,一边欣赏一边评论着自己引以为傲的作品,同时,工作之余也不禁感到轻松愉悦。他们自由地唱着流行歌曲的悠扬曲调……,漂浮在春天的田野里,与西方的夕阳一起融入了晚归的壮丽动人的水墨画画面。

乡村的夜晚,宁静平和中藏着情趣热闹。农家餐桌上,能干的主妇早已端上了

在乡村的夜晚,宁静中隐藏着乐趣和兴奋。在农家餐桌上,能干的家庭主妇已经端上来了。

肥而不腻的大盘腊肉、土鸡、花生米和香喷喷的白米饭、热馒头等馋人的美味。打开尘封许久的糯米稠酒坛,男女老少热烈地划拳、打杠子,欢乐声一直持续到月明星稀。

我家乡的五月充满了喜悦和丰收的希望。香喷喷的美食、美酒、梦幻,伴随着迷人的陕南花鼓乐,久久回荡在村庄的夜空……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