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鼓,我热恋的故乡本文投稿:谭美兰

我的家乡是石鼓,地处平原,交通便利,物产丰富。

童年

童年

,幸福满怀。 我还没入学就会读文件读报纸了,得益于家庭教育。姐儿放学回来,和我分享趣闻乐事,教我唱歌,讲故事给我听,带我看电影。

去大队,去石鼓煤矿和公社照明体育场,甚至晚上去黑石岭煤矿看电影,都是童年最美好的回忆。

姐姐经常一边织网一边唱歌:“晚上回满仓吧,啊& middot& middot& middot& middot唱歌在飞,航天飞机在飞,每天都有快乐的歌飞出家门。

白天,他们参加生产队赚取工作积分。自学后,他们跟着父母到石鼓煤矿捡煤,一直到天亮。爸爸一边为党和人民工作,一边当庄稼汉。我母亲能在牛耕地航行,能做粗活,而且为人善良。她总是挑选村里所有五保户老人的坦克。我们过着悲惨而幸福的生活。

我大哥一上四年级,就骑着妈妈骑着自行车过河,拉着竹子回来织东西卖钱,靠我读书谋生。一千斤重的竹子被装在自行车上,它们在沙滩上行走,拉着孩子,推着妈妈。过河时,竹子被绑成竹筏,蹲在竹面上用力抓,风险很大。

入学前,我读了很多文学书,看了170多本漫画书。

我是一所逃课的小学。1983年,我以比省重点中学高7.5分的成绩毕业,成为了一个传奇。我的母校以我为荣。我的很多试卷被学校珍藏多年,分发给弟弟妹妹们。

幸福,甜蜜,充满了我的童年。随着上学,我越走越远。

时光飞逝,我在河中沉浮。在我最低谷的时候,有幸遇到一位在哈佛读书的天才学者和中国作家。他来高州负责教育,让我这个在中学教了多年英语的人,能够回到初中母校工作两年,得到亲人的关心和安慰。我今天在一所小学工作,亲戚们给我遮风挡雨。

很没想到,我在母校的小学里遇到了一位德才兼备又有同情心的天才校长!

即使生活安逸,我也永远不会忘记父母弟妹的艰辛,一家人相依为命的艰苦岁月,血浓于水的亲情。

我爱上了我的家乡!我感谢我的亲戚和对我好的好人!我将逆水行舟,继续为梦想跋涉!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