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找大辫子,文章作者:唐士莉

我们同学终于找到了大辫子,把她拉进了同学的微信群。每个人都很兴奋,欢呼雀跃,高中时美好回忆的场景脱颖而出。

大辫子是我们濂溪高中的同学。她来自另一个县。她皮肤黝黑,大眼睛深邃,身材苗条。最突出的是两条长长的大辫子,乌黑发亮,直抵腰部,让我们的女同学羡慕不已。

当时大辫子是我同桌,我们共用一盏煤油灯学习。有时她会告诉我她的烦恼。作为一个农村女孩,她是家里最大的。因为父母受传统世俗观念的限制,她不支持她学习。然而她却执拗地来到这所外国学校就读高中,难度可想而知。后来,她的父母妥协了,给她寄了一些生活费。

那时,我们都太穷了。她住在她叔叔家。我叔叔会扣除她的生活费,让她的学校生活难以维持。在老师和同学的帮助下,她搬出了叔叔家,和我们住在一起。很难回顾多年后的高中生活。每天早晚两个馒头,一碗稀米粥,配上家里带来的咸菜。中午,我把能装两两饭的盒子放在食堂的铁板上。食堂师傅淘米后,我把生米均匀地分好,放在每个饭盒里,用水蒸熟。

毕业后同学们各奔前程,没有联系。十六年后,我们才又相聚在一起,并组建

毕业后,学生们分道扬镳,没有联系。十六年后,我们又在一起了,形成了。

了微信群,彼此谈起一段段校园往事。班长说起他当时喜欢的一个女同学,就是大辫子。有一年暑假,班长曾骑自行车带着大辫子到他的村里老家去过,当时他有心于大辫子,然而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

【/h/】跟着班长的美好回忆,不少女同学开始在家里翻找老照片,发现很多大辫子的照片。她穿着一件胸前扎着漂亮辫子的红色毛衣,80年代末的女学生天真美好的形象依然存在。

于是,大家互相打听,找大辫子。班长去大辫子亲戚家打听她的消息,却一无所获。一些在公安局工作的学生去找她,但找不到她。连云港的同学请人东张西望,去了她老家的村子,也没查出她是谁。他们找到了一个同名的人,不是她自己。这引起了组里所有同学的关注,他们多方打听。有同学多次去她亲戚家,但她亲戚都不说话,也没说她什么。有一次去南京读书,遇到一个赣榆县的同事,住在酒店房间里,问她这件事。她打电话给我问我的朋友,但她最后没有问情况。

据说现在交通发达,信息畅通,找人不难,但我们同学断断续续找了十几年,海茫茫,不知道人在哪里。就在大家都放弃希望的时候,一个同学找人终于找到了她,把她拉进了同学中。同学们都很激动,我和大辫子都沉浸在这几天同学们的回忆里。原来,大辫子过得很好,并没有远嫁。2000年前她住在家里的村子里,后来结婚生子,过着自己的生活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