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情的邻居 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

“不好了、不好了!将军不见了!”平常伺候将军的小厮惊慌失措的大叫。

镇守于北方的大将军汝坤尧,就在皇上下诏要他回京的隔天,他竟然失踪了。

“这可怎么办才好。”

得知消息的颜夫人一面要担心儿子此刻的安危,一面还要烦恼怎么向皇上交代。

如果让在京城里的皇上知道将军失踪了,搞不好还会因此惹上杀头大罪。

“娘,让我代替大哥去京城吧!”

汝坤尧的妹妹汝欣淼走了出来。

她芳龄二十,大概因为是大将军之女吧!那英气飒飒的模样常让人误以为她是男子。

“什么?这怎么可以……”颜夫人闻言大骇。

“大家都说我长得和大哥有几分神似,而且大哥长年都在北方,京城的那些人根本不知道大哥的长相,所以我扮成大哥的模样一定没问题的。

更何况那个皇上很有可能是闲来无事找大哥回去看看罢了,我们别自己吓自己了。”

汝欣淼的聪颖可是远近驰名的呢!

“可是……”让女儿假冒儿子上京城或许行得通,但再怎么说,这可是欺君之罪啊!

只是,她现在还有更好的办法吗?

“娘,我会很小心,事情绝对不会被拆穿。”

“你保证不会卤莽行事?”颜夫人仍然有点不放心。

“我保证。”汝欣淼只差没有发誓。

“那……好吧!”

在汝欣淼一再的保证之下,加上颜夫人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,只好勉为其难的答应。

老实说,扮男人一点都难不倒汝欣淼,她的男装扮相说有多俊俏就有多俊俏。

因为以前她常常跟着爹爹出远门,那时候她都会换上男装,毕竟一个女孩子家出门在外,总是有许多不方便。

可是这次要扮的可是她大哥汝坤尧,困难度总是比较高一点。

始终不大放心的颜夫人还派了汝坤尧的贴身婢女翠儿跟着她,也幸好她们前往京城的一路上都非常平安。

“小姐,前面就是京城了。”翠儿说道。

“嗯,我累了,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吧!”汝欣淼回应道。

“好吧!”长途跋涉的翠儿确实也累了。

眼看京城就近在咫尺,她们都放松了戒心。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有一群黑衣蒙面客冒了出来,一看就知道来意不善,人数大概有二、三十人吧!那些人将她们俩团团围住。

“小姐,怎么办?”翠儿吓得躲到了汝欣淼后面。

“快把值钱的财物统统交出来。”带头的黑衣人叫道。

“把财物交出去你们就会放过我们吗?”

原来是一群盗贼,只不过汝欣淼有预感这群盗贼不会放过她们,他们取走财物后,自然也会要她们的命。

“翠儿,你听我说。”汝欣淼低声对身旁的翠儿说道:“待会儿我会制造一些骚动,你就乘机逃到城里去求救。”

“这样好吗?”如果夫人知道她丢下小姐自个儿逃走,那她一定会被打死的。

“这里有我挡着。”汝欣淼说得豪迈,其实她心里早已吓得半死,虽然她多少也学了些拳脚功夫,但她最多只能对付一两个盗贼,现在眼前有这么多人,她一点胜算也没有。

“好吧!”既然小姐都这么说,翠儿只好听命了,“那小姐你小心一点喔!”

得到共识后,汝欣淼点了点头,现在的问题是要如何制造骚动。对了,她记得出门时顺手带了“那个东西”,此时此刻“那个东西”刚好可以派上用场。

“拖拖拉拉的做什么?快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!”那群盗贼显然已经不耐烦了。

“好,我交给你就是了。”

说着,汝欣淼从袋子里拿出一个黑色的东西往地上一丢,瞬间从地上冒出了许多白烟。她见翠儿往城里的方向跑,为了掩护翠儿,她拔腿往反方向跑,果然看到所有的盗贼都向她追来。

“可恶!那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看来“那个东西”比金银财宝更能引起盗贼的兴趣。
汝欣淼见翠儿已经顺利逃走,她才停下来气喘吁吁地喝道:“退下!你们可知道我是谁吗?”

“你是谁?”

有几名盗贼的确被她的大喝震慑住。

“我是大名鼎鼎的镇北将军汝坤尧。”

“你是汝坤尧!”

汝坤尧的大名这群盗贼当然听说过,他镇守于北方,据说武功高强、杀人不眨眼,如果他所言属实,那他们这回恐怕是遇到煞星了。

“没错,现在知道害怕了吧?不过看在你们一开始不知道我是谁的份上,我可以饶你们一命,你们快走吧!”

这群盗贼最好就这么离开,否则……她就惨了啦!

“慢着,我不相信你是汝坤尧。”其中一个有点脑筋的盗贼说道:“如果你是汝坤尧的话,我们刚才早就死了。”

“对,没错。”其他盗贼附和道。

唉!这下死定了,不过既然要演就要演得像一点,事到如今,汝欣淼只好硬着头皮说道:“既然你们不怕死,那就放马过来吧!”

盗贼们半信半疑的一拥而上,她一面闪躲着盗贼的攻击,一面在心里暗自祈祷,希望老天爷能让她平安度过难关。不过这里人烟稀少,看样子是不可能有人会正好出现救她的。

咦?有人!

她赫然看到一个长相俊美、衣着华贵的男人若无其事的走向他们,旁若无人的从众人中间走过去,也许是因为那男人的行为实在太奇怪了,又或许是他的衣着看起来就像个有钱少爷,总之,他看起来就像是一条大鱼,这群盗贼怎么可能放过他。

“喂!”

听到叫唤声,那俊美的男人停下脚步。“你们叫我?”

“没错,快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。”

哎呀!这怎么行,他看起来就像个不会武功的书生,绝对不能让无辜的人受害。汝欣淼忘了自己的功夫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,竟然就这么挡在男子的前面。

“喂!你们要对付的人是我,放了他吧!”

“哼!”

那男人冷冷一哼,似乎一点也不感谢她的挺身相助。

汝欣淼只见他纵身一跃,刀光一闪,眼花的她都还搞不清眼前发生了什么事,所有的盗贼就已经全部倒下。

“天哪!”汝欣淼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,若非亲眼所见,她一定不会相信世上有这等厉害的武功,能和他相提并论的大概只有她大哥了。

还来不及道谢,就在她发愣的时候,那男人已像来时那样面无表情的离去,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真的出现过这样一个人?

“小……将军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翠儿逃走后没多久,正好遇上了要出城的禁军,于是便向禁军求救;然而当他们赶来后却发现盗贼已经全部被解决了。

“这……”

禁军统领眼中闪着崇拜的目光说道:“真不愧是镇北大将军,一个人就解决了这些盗贼。唉!早知道我们根本不用赶来嘛!”

“不是的……”汝欣淼小小声的想反驳。

“将军,我们还是快进城吧!”翠儿也不相信小姐会那么神勇,但现在还是别无端生事比较好。

“也好。”

汝欣淼同意翠儿的话,看着地上惨不忍睹的盗贼,她忍不住叹了口气,她可不想再遇上另一批盗贼。

汝欣淼风尘仆仆的进了京城,都还没来得及休息就直接被皇上给召进宫里去。
这还是她第一次到皇宫。

果然,皇宫就像她想象中那么金碧辉煌,庭院中种的也全都是奇花异草。

“将军,请您在这里等着。”领着将军来到御书房门外后,皇上的随身太监这么对他说道。

“请问公公是否知道皇上找我来京城是为了什么事吗?”她对这件事始终耿耿于怀。

“待会儿将军见到皇上不就知道了吗?”语毕,那太监便走

进了御书房。

话虽如此,可是她总觉得那个太监的眼神怪怪的,让她的心里没来由地不安起来,该不会是有什么不好的事要发生吧?

“咦?那不是……喂!等等。”

汝欣淼看见有个男人从她面前走过,她定睛一看,竟然是稍早从盗贼手中救了她的男人,她忍不住开口唤住他。

“你叫我?”男人回头,扬起了眉。

“嗯!你忘记我了吗?我们刚刚在城外见过面,记得吗?你救了我一命,我都还没向你道谢呢!”难得遇见了一个认识的人,汝欣淼兴奋不已。

仔细一看,这男人长得还真俊美,那黑曜石般的眼睛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似的。

一个男人长得那么好看还真是一种罪过,连身为女人的她都忍不住要嫉妒他了。

男人没有说话,但从他的眼神看来,她知道他还记得这件事。

一般人都会记得的,不是吗?毕竟那是不久前才发生的事啊!

“原来你是在宫里当差,真是太好了,我叫汝坤……尧,你呢?”

呼!好险,她差点就要报上自己的名字了。

“你是大将军汝坤尧?”一听到他报出的名字,男子诧异的挑眉,似乎觉得这个名字和本人的印象差很多。

“嗯。”汝欣淼心虚的点头。

“我都已经报上姓名了,你是不是也该报上自己的姓名?”

男子沉默了一下才回答:“我叫乾昱。”

“乾昱?”奇怪,她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?

唉!先不管这个,现在最重要的是,如果这个乾昱在宫里当差的话,应该会知道一些事吧!

“喂!乾昱,你和皇上熟不熟?”

乾昱顿了顿才回答:“算熟吧!”

看起来好像不太想回答她这个问题的样子。

“我听说皇上是个暴君,喜怒无常,一不高兴就会砍人脑袋,是不是真有这回事?”

这点是很重要的,她担心的就是皇上会砍她的脑袋。

乾昱皱起了眉。“你是听谁说的?”

“大家都这么说啊!”

关于皇上的传闻可多了,就算要她讲三天三夜也讲不完。

听说现在的皇上是暗杀了前任皇上才能坐上龙椅,还有他登基后杀了很多忠臣,独宠佞臣,强抢大臣妻子,还夜夜在宫里举办淫荡的宴会……等等。

总之都是一些暴虐无道的事,只是她从来没见过皇上和他周遭的人,所以也不知道传闻的真实性如何。

“你说得没错。”这个叫乾昱的男人脸上突然浮现一抹莫测高深的笑容。

“皇上是个可怕的男人,他有你的两倍高,长得青面獠牙,一吼就会把人吓死,一拳可以打死一名壮汉,他不只喜欢砍人脑袋,他还喜欢生吃人肉、生饮人血……”

“哇……”汝欣淼吓得直打哆嗦,现在她不只要担心皇上会砍她的脑袋,还要担心皇上会直接吃了她。

分享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