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事|作家:虽然

admin情感文章2021-11-15 16:50:4928标签

一个

延寿老人的节俭刻在骨子里。他拒绝全身长出一根头发。他只在下巴中间戳了三英寸长的灰色胡子,以显示他的性别。村民们说,他的命比劈丙烯线还细,省不下更多的衣食住行。

今天是永子的大日子。延寿站在北屋墙前,扫视着院子里的十一张桌子。菜单上的菜还没动几下,就压了一盘新菜。几个孩子拿着可乐雪碧跑来跑去,突然其中一个摔倒了,饮料流到地上,大人不知道他们急着要帮忙。太阳已经西去了。延寿背靠着铺着白色瓷砖的新房,看到桌上的每一位客人都尽职尽责地劝酒。醉酒的杯子被捏得不稳,至少有半杯酒洒在桌子上。他想:“母狗们,吃吧,喝吧,吃完最后一餐就离开这里!”他真想扑过去把洒出来的酒吸到桌子上。

永子原本长得还不错。13岁那年,他跑到大队顶上去玩。他被高压吸住了,又摔倒了。算命也大,腿脚没断,左肩只留了一个碗大小的疤。据说如果你活下来,就会有福气。这小子的福气在哪里?通电后,他不长了。他永远停在1.5米处。像他这么大的男孩和孩子都有孩子。他还是单身。一个认为他太小,另一个认为他太小。这位长寿老人迫不及待地锯掉了他的半条腿,并把它放在自己身上。

为了告诉永子儿媳妇已经精疲力尽,他打破媒人的门槛,送出了无数的零食和水果,最后一无所获。无奈之下,我只好走上了违法的道路,试图给永子买个媳妇。

几年前,村里花了几千块钱买了外国女人。他们大多数来自贫困山区。他们又矮又丑。不是我不能说我媳妇。没人愿意这么便宜买媳妇。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我得亲自跟永子说点事。首先,我想继续熏香。第二,我老婆死前反复跟我说。我也想对孩子说我媳妇。当我想起我的妻子时,那个延长了生命的老人会感到灰色。如果她还在那里,许多事情会容易得多。永远结婚会让寿命难以延长。他既要支撑外场,也要支撑内场,还要控制房子里的被褥。单独缝制被褥,要付笑脸钱,请邻居代劳。如果有女人在,叫几个女儿家,秋天坐在宽阔的屋顶上,说说笑笑就缝好了。他没有必要担心一个汉族家庭。

算了,买外国女人就划算多了,省下小零钱、大零钱、岗位,也不用嫁大斗,比娶本地媳妇省几万。现在女少男多,娶媳妇越来越贵。花钱给他买媳妇是违法的,但不等于买卖人娶媳妇吗?

近年来,外籍妻子越来越少。如果你想找一个外国妻子,你必须请人给你介绍。介绍完毕,给媒人5000元。至于给女方多少,就看两家人商量了。延寿老人想,就算把媒人的5000元去掉,再给女方2万元也是值得的。外国媳妇至少比本地女人强。这几年娶媳妇的行情涨得不像话,一张嘴就要四五万,会吃人!我还需要三枚金币和零钱。一切都是钱。还好我只有一个永子,要倒插门再加一个。

我侄子要来了。茶在炉子上。延年益寿的老人狐疑地看着侄子:“5包都用完了?不要让茶太浓……”他小声对侄子说:“谈开水,少放点茶,带点颜色。”翻过来在小房子里找。

桌子上用的东西都在小董家的炕上。那位长寿的老人留出一半的炕作为个人用品。所有的食物和饮料都堆在炕上,都放在他的鼻子底下。他既期待又害怕温暖的天气。在温暖的日子里,举行婚礼活动很方便,座位可以放在院子里,不用去邻居家借。你不能白借别人的房子。没有人会厌倦在别人家里吃喝。活动结束后,你必须发送一些东西来表明这是另一个糟糕的销售。它温暖而天真。我不能忍受我买的东西,我担心它会坏掉。那些一天被老人看七八遍的鸡、鱼、猪肉、牛、羊肉,总怕多搁一天再品尝。他伸出鼻子,耐心地闻着肉。似乎多闻可以让肉保鲜更久。

他在炕上刨,但找不到茶。看来他真的用完了。他把炕上的东西搬回来,打开炕席一角,掏出10块钱,寻思着找谁买包茶。我一抬头,永子披着一件破军大衣,蒙着头睡在炕上。

“别人忙的时候,你懒!”他的灰胡子撅了起来,在Nagiko的头上拍了一下,“起来!别躺着了!茶没了,买包吧!”有一圈口吐白沫,骂几句就出来一圈。他现在不敢摔倒了,因为他已经被吊了几个月了。他敢于钻到房间里睡觉,这使他无忧无虑。

三个月前,永子和他叔叔去城里打工,溜进网吧,下载了一些黄片,躲在被子下面偷看。他的叔叔是一个守旧的人。听了永子床上传来的怪声,他抓起枕头就砸:“真丢人!走开!回家去!”永子收拾好自己的床,真的让他回来了。后来,他叔叔追着他,和延寿老人长谈。他得快点告诉永子他的儿媳妇,不能再拖了。长寿护理,永子偷眼看那种片子,还不都憋着。说得好听点,他是个坚强的家伙,那就是他自己,那颗心还没消退。要不是家里人紧,他应该自己找个女人。

两年前,他去村集市卖粉条,摆在一户人家面前。这个女人很热心,所以她喜欢站在门口和人说话。她有问题。说几句话,眯眼。延寿老人跟她说了几句话,见她一再挤眉弄眼,心想,你对自己有兴趣吗?所以我分心了,失去了理智。期待下一集,女人们出来说话眨眼。延寿无意做生意,我反复思考。越想越觉得女人有深意。回家五天睡不好,每天晚上都像煎饼一样翻来覆去。直到第三集,我去的早,刚好那个女的出来,招呼他,又眨了眨眼。延寿老人把粉条捆好又回到车上,跟着女人进了院子。

女人以为老人在找水喝:“大瓮里的新水在里面。”再次被挤压。延寿老人豪迈坚强:“我不喝水。在房子里还是哪里?”

女人很不解:“什么意思?”眼睛又挤了。

“你为什么不向我眨眼示意?”延长寿命的老人感到内疚。

一个女人被做饭的扫帚绊倒:“滚出去,你不是认真的吧!挤眼睛是个问题。我不是那种人!”

延寿把车推得踉跄而逃,心想不能迎面撞上自己。你真可耻!你出来的时候怎么表现?从那以后,他放弃了找女人,全身心投入为永子攒钱。

媒人从灵寿山引进一个,条件比较差,但用媒人的话说“他不傻不秃不瞎,能吃能工作”。由于永子是这样长大的,可以说老人很满足于延年益寿。告诉夫妻俩父母3万元,剩下的就留给男方了。于是交易匆匆达成,夫妻俩先住在这里,然后改天再举行仪式。这里生活的人很容易,生米变成了熟米。你害怕她会逃跑吗?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来的。新人不好固执,聪明又挑剔。他们光靠食物是不行的。半个月后,他们已经吃了几十磅肉、新鲜蔬菜和水果。新人见他抽筋剥皮,说永子打他:“别以为山里人没见过世面。我在外面工作的时候,没吃什么好吃的,也没吃什么不好的。韩娶韩,穿衣吃饭;嫁给一个男人,吃饭穿棉花!只是结婚快到了。别欺负我。我是山区居民。一次没领证就没坐,我很生气。我说一分钱不退就走…”永子有个女人听她的。延寿没有意识到不是自己抱着她,而是她自己抱着自己。永子是她捏在手里的小辫子,弄得她浑身酸痛。

本来是个延年益寿的好计划,拿着列好的购物清单,和永子一起去县城按住一家店,挑了最便宜的扔进车里,车被拉了回来。柜子、床、沙发、电视、洗衣机、冰箱,停这一堆东西1万块钱。他考虑过了。他用一万块钱购物,一万块钱摆桌子,三万块钱给别人,加上杂费,六万块就可以停了。任何想让新人听到自己要进城买家具家电的人,也应该跟着去。延寿心里冷,全身冷:坏了,存不下钱。

果然,要去小店的夫妻俩完全不屑,只好去大商场。她什么时候进商场都无所谓。她看中一套8000件的家具,坐在床上,开口说:“我要这件。”延寿大开眼界:别人花三四千买家具,她居然看中了8000。延寿猛的示意永子站出来,拒绝她的这个蛮横要求。

永子跟夫妻俩买了几次衣服,学到的东西太多,只好缩回去。延寿瞪着他,用眼神逼着他,只好凑过来嘀咕:“太贵了。村里没人买这么贵的……”

“没人买你就不买?便宜的家具几年后就会坏掉,但必须更换。最好一次到位。”夫妻俩说的有道理。永子无言以对,像棍子一样戳在地上。

延寿老人背对着他们,脸色阴沉得能拧出水来。一切都放下了,只付了一万块,她居然做了八千块的家具,败家子!你怎么能如此奢侈以至于对钱没有感觉?别想了,把钱存起来,最后就不全是你的了?他坐在门口的凳子上,在外面扭着脸,脖子上的青筋上下跳动。他不想回头看他们。永子不值钱。新人如猛虎狼。他们更少看自己的眼睛,也更少生气。他卷着烟,假装什么也没听见,看着外面的风景,希望永子再劝他一次。也许这对夫妇可以改变主意。

当这对新人离开床时,他们就逃跑了。永姬“嘿……嘿……”哭了,看到她停下来,她喊了一声:“爸爸!你到底想不想买?如果你不买她,你会有很长的寿命!”

延寿不想再装平静,把烟扔了,赶紧追了出去。他又高又长,三步走两步。他走在新人前面拦住她,大笑着:“买!买!不,哪条线?”抬头刘海永子:“无知混蛋!进去仔细问问。有折扣吗?你会讨价还价吗?”

这次旅行买回一套家具。家具放在新房子里,每个人都称赞它。不管家具好不好,都太贵了。延寿觉得这件家具花了他半辈子的时间。他心疼得睡不好觉,转身叹了口气,在梦中气得浑身发抖。避开新人。他偷偷骂永子:“不值钱的畜生!等她给你一辈子!有能力在外面谈个媳妇的人回来,一分钱都不花。你呢。你对我有多坏?说白了,你要还清娶老婆的钱。安定下来去外面挣钱,不想在家里花!”

买家电延年益寿气得半死。我买了新流行的43寸平板电视,比别人多花了3000。他仰面躺在炕上一天,不能吃也不能喝。孩子一顿饭都没端上来,走近他劝他:“爸爸,来点!”他抬起手,把碗往地上晃了晃,低声拍了拍炕沿骂永子,把永子骂得泪流满面:“爸,别跟媒人要退款,我是单身。”延寿更生气了:“十跪九叩只是最后一次,你要做光棍了吗?你想成为单身汉之前为什么不这么说?对不起,擦干眼窝!真是个失败者!我愿意为你割肉,就是你爸爸救了我一命,辛辛苦苦干了一辈子,攒了那么多钱,短短几天就从我手里嗖嗖地流走了。我感觉糟透了!永,给你叔叔打电话。他会说话。叫他给我出主意!”他的心感觉闷闷的,血压升高,四肢无力,心里什么都知道,但是控制不住自己。

他站在院里,扭头向新屋一望,瞥见新人沉着脸,不由得心里又冒出一股火:你还不喜欢?为你家都败光了,你还不知足?他心里咒问着,恰好新人也抬起眼来向外看。延寿赶紧掉脸避开,眼不见为净,还是少看她两眼,少生些子气,不值当气坏

他站在院子里,转过头来看着新房,瞥见新人平静的脸,心里忍不住燃起一团火:你不喜欢吗?你还不满足是因为你的家庭失去了一切吗?他心里带着诅咒问道,就在夫妻俩还抬起眼睛往外看的时候。延寿连忙低下头,避开了它。眼不见为净,不如少看她的眼睛,少生气。不值得生气。

身子。熬过今天,就算彻底过完事了。

他信步走到大火炉旁。炉子安装在大门的西边,炉子的火噼啪作响,都是多年前准备好的细松子。铁炉上,一句话三口大锅,烟火从烟囱里冲出来。锅上有四层蒸锅,蒸锅里有160个蒸碗。上菜后,这张桌子就结束了。延寿走到灶前,吸了一口,双手按在袖子上弯下腰,轻声问厨子:“为什么我身上有烧焦的味道?”由于怕忘了放水,厨子赶紧皱了皱鼻子使劲嗅了嗅:“我闻不到。”还叫喷火人闻一闻,几个人耸耸鼻子,在蒸笼周围闻了闻。延寿问:“锅里有多少水?”厨子说:“半锅,哇,没了还不错!”“你确定?”“真!你说的!他们拿来水,我舀了进去。还能放假吗?”长生直起腰,心里一块石头落地。

永子从外面回来,延长寿命看了他一眼,先向东屋走去。永子跟着过去,从兜里掏出两袋茶叶,扔在床上。长生压低声音吼道,花白的胡子剧烈抖动:“宴会马上结束了还想买两包吗?一袋就够了!”

“晚会结束后想买吗?”永子没好气,大日子被吼。他心里生火,闷闷不乐地在炕上眯起眼睛,延长了生命。他知道如何延长自己的生命和保全自己的面子。他此时不敢发出大的声音。

“没门买!喝一天茶,到头来,换成白开水,一天茶白喝!”他悻悻地拿起一个包,走了出去,转过头,又对着永子吼了起来:“你吵!发出声音!长这么大没道理!简直是浪费生命!”

出去换个笑脸,把茶递给延长。延长撕开茶包,刷了一下,倒进锅里。锅里装满了棕色和黄色,茶梗随着水上下左右滚动。颜昌从脚边的烟盒里掏出一根烟,抽出一根柴火,点着,闭上眼睛,吸了一口,又吸了一口,然后就不抽了,扔进炉子里,一卷就不见了。延寿定睛看着炉子,脸上带着微笑,心里咒骂着:“今天狗屁股的不确定让我被几包烟蒙蔽了双眼。”他过去常常买碎叶,在集市上卷起来。今天大家都抽他的好烟,抽他舍不得抽的那两颗五一包钻石。他心里抽动了一下,下定了决心:“永子结婚了,我没有了负担,我失去了家!剩下的烟没还,我就一根一根抽!”

亲戚走后,所有租的东西都还了。延寿关了门,又绕院走了一圈,回到东屋睡觉。我还没进屋,突然听到新人大声问:“你为什么哭?谁对你做了什么?”

延寿大吃一惊。他进了东屋,探出上身,支着耳朵听着:永子在抽鼻子。延寿老人皱着眉头,发誓:“什么承诺?这是什么?你刚刚骂了他?”

“说出来!我是生你父亲的气,还是后悔嫁给我?”夫妻俩生气了。再闻一下。

延寿在外面挠头,恨不得跳进洞房踹起永子问个清楚。都结束了,你在找什么,畜生!

最后永子说话了,哽咽了,哽咽了,哭:“关你什么事……………er…。

延寿眼眶湿了。他缩了回去,双手抄着搬到里屋:“不容易?很高兴知道这不容易。你父亲差点杀了我。啊,你为什么哭?谁不掉皮就活不下去?我只希望你有一个美好的未来。是活得更好还是更坏由你决定……”

分享: